适用范围:丰农硫酸钾复合肥适用于各类土壤和所有作物。尿基复合肥适用于除含氯多的地和忌氯作物外的各类土壤和所有作物。
   使用方法:所有肥料作基肥都应深施到土壤20公分以下。如果是机械整地、施肥、播种一气呵成的,如北方小麦、玉米种植区,肥料一定要深施到15公分以下,种子与肥料隔离10-12公分。防止烧种。作追肥,同样要求深施,肥料上面盖土为好。
   注意事项:土壤肥力较高的取施肥量下限,土壤肥力较低的取施肥量上限。因为各地土壤及施肥习惯不同,最适方法、最佳用量应向当地农技人员或丰农经销商咨询。
电话:0722-3300528
传真:0722-3302128
邮编:441300
网址:www.hbfnfy.com
地址:随州市曾都区蒋家岗工业园
您现在的位置:公司首页 > 反思化肥出口:不能老被忽悠 >
 
反思化肥出口:不能老被忽悠

由于出口,去年化肥行业差点就有了“历史发展的最高水平”;由于出口,去年化肥行业遭受灭顶之灾,差点就“重头再来”。
   说实话,关于出口的话题,在化工行业不是很让人兴奋,甚至有点让人感到脸上无光。因为能出口的几乎都是拼资源、拼能耗、拼污染生产出来的“两高一资”产品,如化肥、焦炭、稀土等。早有人批评说,一流的资源,二流的产品,导致了国内大量资源廉价出口和国内市场的不稳定。为此,中国政府不惜牺牲“内需”,一改鼓励出口的政策,自2004年起不断上调这类产品出口关税。2008年一年,政府创下连续5次上调化肥类产品出口关税的纪录,使得化肥出口关税最高时达175%,目的就是限制化肥出口。
   而高涨的国际化肥价格就像斗牛士手中的红布,引逗着中国化肥企业不管不顾地连续冲关。结果一边是政府不断打压出口,一边却是出口量不断增长。大量出口造成两个问题:一个是国内化肥价格不断飙升,甚至出现了近年来化肥价格上涨幅度最大的行情。特别是春耕时节,一些化肥产品处于缺货状态,部分地区甚至有价无市;另一个是中国的化肥企业都在勤勉地为外商订单服务,不管是落后的还是先进的,只要能转,所有装置都开起来,大口大口吃着水、电、煤、油、气……化肥企业只要有闲钱就拼命扩产。当时有个别头脑清醒的企业呼吁化肥企业减少产品出口、将稳定国内化肥价格作为自觉行动,但其声音早被要求国家放松关税,以便抓住国际市场机遇的呼吁淹没了……
   幸亏面对这种局面,中国政府没有手软,不断地加大调控力度,终于在七八月过后控制住了化肥出口势头。就像那句民谚说的,出水才看两腿泥。随着出口的下降,进入9月以后,化肥价格大幅回落。企业这时也分出良莠。一些上半年化肥卖得兴高彩烈的企业,这时才发现,他们的产品其实一点竞争力都没有。这时候再考虑技改,已经来不及了!
   直到金融危机开始蔓延,这场斗牛表演才落幕。面对市场突变,多数化肥企业毫无招架之功。短时间内,国内化肥企业哀鸿遍野,有的化肥大省居然停车过半。化肥从涨势最猛成了跌势最惨的产品。
   面对如此惨状,业内一些人士把原因归咎于全球金融危机,甚至归咎于国家从严的关税政策。他们到现在还没意识到,其实每次国际化肥价格的暴涨,都是对中国化肥行业一次放弃自我发展的致命忽悠。每一次中国化肥行业都得为此付出发展停顿甚至倒退的沉重代价。这次也不例外。据业内人士透露,去年在出口最盛时,国内仍有300万吨的新增产能没有发挥,预计今年又将增加430万吨产能。如果没有这轮出口的诱惑,在前两年国家节能减排政策的调控下,国内化肥市场的供需可能已经找到了平衡。现在平衡又被打破,还得重新找,而大批资源已经贡献给国外,找不回来了。如果没有这次出口的诱惑,企业新的增长点可能已经找到,技改已经完成,新产品已经开发成功。而现在,企业再次陷入经营困境。
   去年,在媒体一窝蜂地呼吁政府放松出口时,《中国化工报》的一篇文章中肯地说:“如果国家不控制尿素、磷铵无序出口,最终必然会出现重复建设、产能过剩的状况,并将加速消耗中国本已相当短缺的资源。我们的企业应该冷静地想一想,发达国家可以因保护本国的资源而减少对国际市场的化肥供应,难道就应该让中国来填补这一缺口吗?一旦国际市场化肥需求突然大幅减少,国内氮肥、磷肥产能严重过剩的矛盾就会激化,化肥企业也就会遭受更大的损失。”很不幸,这一忠告当时几乎没人理会。更不幸的是,后来的金融危机印证了这一判断。
   记住2008年留下的惨痛教训吧,化肥行业的发展绝不能指望出口。